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漫赏李煜“渔父词”  

2009-11-30 10:24:49|  分类: 诗词对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一)

浪花有意千重雪,
桃李无言一队春。
一壶酒,一竿纶,
世上如侬有几人。
(二)
一棹春风一叶舟,
一纶茧缕一轻钩。
花满绪,酒满瓯,

万顷波中得自由。

  读李煜这两首词,第一感觉只是美妙,相逢恨晚,似乎找到了前世的知己。正因如此,在激情燃烧的岁月,我就开始向往隐士的生活,而立之年,就“一壶酒,一竿身”“一棹春风一叶舟”,陶醉于烟波江月之中。

  转眼我的政治生涯度过了近二十个春秋,人毕竟逃离不了现实社会的生活。慢慢的,阅历多了,对词的背景也多了几分了解,现在再重新拾起这些句子的时候,突然觉得是另外一种滋味。绝世而独立的生活并不是人生应有的追求,只有在无奈的绝望里才会有退身以求宁静的姿态。持一把鱼竿,垂钓万倾烟波之中,这固然很好,花与酒的世界里也有歌舞升平,然而李煜写下这句子也无非是为了躲开权力的争斗,本就没有单纯的隐居。李煜这位充满忧郁气质的国主,又怎能完全的撇开了贵族血脉里的彷徨,毅然脱去了那皇家的锦绣,只在那无奈的苦闷里写下同样虚渺的辞赋,又怎知渔父自有渔父的悲哀。其实,隐居又何必非得是名山大川,清幽居所呢?身处闹市亦可心情舒畅意穷于外,追飘渺神思于宇宙之间,不以浊世为困念,这才是境界。

  中国的隐士大抵都是做不到的,陶渊明做了农民只算是麻痹,还得呼喊什么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;阮籍之流也只有吟啸山林,借酒消愁;至于柳﹑刘之辈更是多了许多矫揉造作。在我看来,古今之辈堪称真隐士者,只有维摩诘﹑范仲淹﹑李叔同数人而已,今人陈晓旭﹑陈平等名家亦略有其风。至于其他饮誉青史的大家贤者,我不能全数了然,在此只是举一二余略知者言,故难免偏颇,姑算妄言。然而,真隐士,隐其心而不隐其身,随其神不忘敛其行。不只求诸山林,当更求于内心。也就是如今我常说的“官场的渔父,商界的钓叟”,“心安而乐也,非关体肤”。换言之,也就是“以出世的姿态,做入世的事业”吧!抛开隐居的情调不言,单纯品词酌句,“浪花有意千重雪,桃李无言一队春”句别有一番境界,细细咀嚼,有馨香满口,当为佳句;“花满渚”一句亦有三分情调与志气,细品之下却仍难免味薄。总归,李煜是属于俗世的李煜,也是属于诗词歌赋里的李煜,却不是渔舟钓叟,更不是治世明主,渔父词也就只能看作是风骚皇帝的风骚梦罢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7)| 评论(1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